姬米๛ก(ー̀ωー́ก)

灵魂画手,用脚码字,拖延症晚期,提前进入养老期•ت•

本来想画安哥……可是安哥头发太tm难画了,摸个嘉嘉吧。
仔细想了想,我平常练习的时候竟然没画过嘉嘉orz……

【原创】躲猫猫*妖怪攻x饲主受

“老板来一颗大蒜两颗葱!”男人穿着黑色工字背心,伸着手从大裤衩子里掏出几张零钱递过去。

他长得很凶,右眼皮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,手上提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塑料袋耷拉着拖鞋往回走。

“大王大王,你快回来吧。”小妖怪愁眉苦脸,“这样是讨不到媳妇的。”

“啧,闭嘴!”男人攥紧了手中的塑料袋,“听过田螺姑娘的故事没?”

“同样都是妖怪,一只田螺都做得到的事情我怎么就做不得了?”

小妖怪啜嗫着嘴咽下喉咙里剩下的半句话——“大王啊,人家田螺姑娘可是女妖啊。”

阻止不了自家大王讨媳妇的决心,小妖怪只好乖乖跟着男人,眼看着男人一边切菜做饭,收拾家务。

很快,桌上便多了四菜一汤,玄关处也传来了锁孔转动的声响。

青年换鞋进屋,家里的黑猫慵懒的侧卧在桌底下。

他走进餐厅,果然,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食物。

这样餐餐有热菜的日子已经过了足足三个月,他从一开始的惊讶到现在的习以为常,着实是适应了一段时间。

吃过饭,他青年如同往常一般出门散步。

公园内灯光稀少,青年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,蓦地,一个黑影从树丛中钻出来,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抵着青年的脖颈。

“别叫!把钱交出来,不然要你小命!”

“喵!”

歹徒话未落音,一声气急败坏的猫叫紧随其后,紧接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猛地窜出来,砰砰两拳干翻歹徒。

“你他娘的,老子的人也敢下手,兔崽子,活的不耐烦了!”

夺走歹徒手里的刀具,男人才反应过来,眼角余光瞥见青年的侧脸,耳朵迅速烧了起来,红彤彤的在黑夜当中好不显眼。

青年还没反应过来,男人就如同一阵风一般消失在原地。

第二日,男人照旧提着一大串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回到家中,四菜一汤还未做完,腰腹就被一双手环抱住。

青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捉到你了。”



~挺早之前写的短篇,觉得妖怪攻超级萌~
平常也有写文,不过因为担心版权限制的问题所以比较少放到乐乎上
乐乎的话,果然还是放同人比较多点~

临摹(´-ι_-`)
草稿流画起来贼爽

如果安迷修突然崩人设

*严重ooc慎入!

*放飞自我的产物。食用后产生不良后果概不负责

 

我叫安迷修。

 

今年19岁。

 

今天也是到处锄强扶弱的高冷帅哥一枚。

 

虽然又遇到了主角团,红绿灯路障以及雷狮海盗团。

 

和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暴力分子遇上准没好事——

 

什么?你说金笑起来很可爱,像天使?

 

嘉德罗斯的邪魅一笑很带感?

 

雷狮的勾唇一笑很诱惑?

 

就连面瘫格瑞的突然绽放的微笑都比我好看?

 

你放屁!

 

我偷偷摸出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。

 

哦!镜子里那个长着碧蓝色眼眸帅到惨剧人寰的妖精到底是谁?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优秀的帅气骑士!

 

我真是一朵人见人爱的水仙花。

 

而且我不仅帅,还是个拥有良好修养的大暖男!

 

什么?你说金比我会撩妹?

 

我瞥了一眼正站在不远处和格瑞勾肩搭背的小矮子。

 

会撩妹有什么了不起的,他是GAY啊。

 

“安迷修。”

 

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带着原汁原味的坏人气息。

 

是恶党!

 

我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恶党......不,准确来说,我是在看他的锤子。

 

恶党的脸看多了伤眼。

 

“你盯着那个小矮子看干嘛?”

 

我又瞥了金一眼,傻小子还在和格瑞勾肩搭背,格瑞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微妙。

 

果然GAY就是GAY。

 

也不知道我的脑子是不是突然短路了,看着恶党的锤子突然无比脑抽的来了一句,“金笑起来很可爱,像天使。”

 

......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我就后悔了,因为,不管是主角团还是红绿灯路障组,甚至是海盗团,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集中了过来。

 

特别是格瑞!他的芦荟变得更加立体了。

 

不不不,我不是GAY,对你的青梅竹马也没有非分之想。

 

雷狮又向我走进了几步,手上拿着的大锤子突然就飞了过来,情急之下我只能召唤出冷热流。

 

可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的雷狮格外凶残,像是终于要拿出大赛第四的实力一般狠狠的咬着我不放。

 

俗话说,马有失蹄人有失手。

 

我,安迷修,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帅气骑士,今天被恶党抓住了。

 

恶党的笑一点都不诱惑,说诱惑的请出门左拐眼科。

 

恶党不愧是恶党,他开始发挥强盗的作风——搜身。

 

不过,“恶党,你搜身就搜身,别脱我衣服!”我这副美好的躯体怎么能被恶党玷污?

 

“安迷修。”

 

恶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危险。

 

“我今天就要艹哭你。”

 

???

 

等、等等!

 

我不是GAY,卧槽!我真的不是GAY!

 

“雷狮!你他妈给我放手!!!”

 

 

 

 

嗯,这边是突然抽风的我......最近同人看多了,突然想皮一下。

今天也是崩人设崩得很开心的一天。

魏谦是吧?
很好,你的年终奖没了。
还有那个制作人,撤资撤资!

不知道大家玩不玩乙女游戏,最近玩了一个游戏,人物感情很细腻,很美好,虽然游戏后期在体验上有点缺陷,但是走到结局之后真的有一种失恋的感觉。

 

我玩了那么多galgame和乙女游戏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因为晴人先生实在是太温柔了,认真盯着你看的时候,那双蓝色的眼睛里还闪着光【在这里表扬一下画师和建模~】

 

而且,我对性格温柔的人还有蓝色眼睛的人完全没有抵抗力......

 

啊,可能有好长一段时间又不会碰其他游戏了。

 

听说台湾上了vr版本的,只可惜好像不能购买,因为是限定的。


如果有一天能在现实遇到一个蓝眼睛的温柔小哥哥就好了,我一定去泡他啊哈哈哈哈!

白起X你 【我带你飞】

*白起的短信

*突破次元壁

*自己的一个妄想,可能OOC


【起床了吗?收拾一下,半小时后我来送你上班。】

 

白起给你发短信了。

 

刚睡醒的你有些懵,随即立即清醒过来认认真真的回了信息。

 

【今天不坐小黑,待会我带你飞去公司。】

 

对话到这里就停住了。

 

你抱着手机在被窝内傻笑,白起给自己发信息了诶~

 

还能有什么事情比大清早就接到白警官的信息更让你高兴的呢?

 

啊......

 

内心高呼了一声【叠纸万岁,白起么么哒!】五分钟之后,你钻出了被窝。

 

冰凉的冷空气瞬间将你从头到脚给洗礼了一遍,手机上的时间是七点整,如果可以的话,你也不想早起的,可今天是期末考啊。

 

叹了口气,你边刷牙边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 

这个普通的南方城市,不管冬天再怎么冷,风刮得再怎么大,都不可能会下雪。

 

emmmmmm......恋与市绝对是北方城市,雪大得不得了的那种。

 

虽然自己今天只是要去考试,而不是上班,而且外面也没有下雪,但是如果白起真的能来接自己就好了。

 

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,你低着头走了出去,却见身前突然站了个人,那个人的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皮靴。

 

皮靴过分酷炫的造型和尺寸使你清楚的认识到,眼前站着的是个男人。

 

一双大手落到你的脑袋上,轻轻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穿这么少,小心感冒。”

 

白...白起!?

 

你瞪大了眼,抬头去看。

 

眼前站着的男人足足比你高了一个脑袋,他有一头柔软的棕发以及一双还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眸子。

 

卧、卧槽!?

 

真是白起?

 

“怎么,不说话?”白起见你还是没反应,微微皱起了眉,“回去加个外套,天上风大。”

 

“白起?是真的白起?”

 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白起都快被你气笑了,“也不知道是谁天天捧着手机白起长白起短的喊,现在我出现了,不开心吗?”

 

“开心!”怎么可能会不开心!

 

“那就快点过来,考试要迟到了。”

 

“嗯!”

 

你笑着张开手扑向了白起的怀抱,宽厚,温暖,带着令人满足的温度。

 

街上不知道是那家店放了你最熟悉的一首歌,欢快的铃声充斥在耳边,你睁开了眼,脸上还带着傻笑。

 

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在拼命地震动。

 

emmmmmm......

 

烦不烦啊!好不容易才梦到白警官带自己飞来着。

 

你气鼓鼓的起床,却没有发现,不远处的窗外,一个身穿白色外套的男人正漂浮在半空中,嘴角带笑。

 

【就暂时再逗一下那个傻瓜好了。】


白起x你【关于例假】

*高中设定,例假梗

*可能ooc

*以下正文

——

深秋,天气稍微有些凉。

琴房内流淌着的乐声戛然而止,你双手抱着肚子面色苍白。

不妙的预感让你知道,自己怕是来例假了。

小腹处传来的剧痛让你的大脑无法思考,只希望这一阵疼痛能够快些过去。

“怎么了?”

窗外飘进两片金灿灿的银杏,你费劲的抬头,发现那位传说中凶神恶煞一个能打十个的学长正半蹲在窗台上,他的头上还沾着一片银杏叶,看上去有些滑稽,可是你却笑不出来。

“我问你,怎么了?”

看清了少女痛苦的表情,白起跳下窗台走了过来。

小腹实在是疼得厉害,你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,听上去像极了小动物无助的呜咽,“我......来例假,很疼。”

过分的疼痛让你不愿再多说半个字。

白起挠挠头发,看上去有些无措,显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但还是摸出了手机,给韩野打了个电话。

片刻之后。你坐在便利店内的休息区,怀里被塞了个暖宝宝,手上还捧着一杯热热的生姜红糖水。

白起就坐在你对面,头发上还是沾着那片银杏。

透过红糖水氤氲出来的雾气望去,这一瞬的白起温柔得不可思议,不像是传闻中那个可以一打十的不良少年,反倒更像是邻居家的大哥哥。

你忍不住,伸手拿掉了那片屹立不倒的银杏叶,却意外的看见了白起的耳尖。

红的不得了的耳尖。

好......好可爱。

你这么想着,又喝了一口红糖水,然后笑眯眯的对白起说:“学长,谢谢你,我以后可以直接叫你白起吗?”

“......嗯。”白起的耳朵更红了。

“那,白起,你为什么会从琴房外的窗户进来?”

“咳,路过。”

“是啊~路过呢,天天都路过啊。”

满意的看见白起的脖子同脸一起红透,你抱着杯子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。

其实好久之前,你就注意到琴房外那些飞舞的银杏,也注意到那个时常会站在银杏树下的少年。

他有着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睛,里面很干净也很纯粹。

虽然长得有点凶,但皱眉的样子却很帅。

虽然传闻里他是个不良少年,却会在你来例假的时候带你买卫生巾,买暖宝宝和红糖水。

这样的学长才不是什么不良呢!他啊,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。

升级了星空之吻,正在舔照片,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……emmmmm

星空之吻上的白起小哥哥怕不是个假的……

各位白夫人应该都知道,白起小哥哥左锁骨上是有个伤疤的(在图片里是右边)

可是星空之吻里的白起小哥哥锁骨上好光滑。

我还以为是我记错了伤口的位置特意去看了其他卡……

所以……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白起选手用了替身攻击😂😂